老墙(原创)

向下

老墙(原创)

帖子 由 思雨 于 周二 三月 12, 2013 12:52 am

老墙
  
  “乡村是泥土做的”,在一篇文章中,我反复把这句默念了好几遍,并用目光不停擦拭着内心的有些模糊的记忆。风,从屋前徐徐吹过,扬起一阵阵尘土,这是组成乡村的微小分子,在时间的分割段,一次次硌痛我回顾的眼神。记忆沉默,仿佛在试探地询问,捻一把黄土,是不是能够把属于过去的字句覆盖?在不断行走的岁月中,我总能寻找到某些碎片,在午夜时分,在每一次回首之间。
  冬越来越逼近了,寒气似乎从每个角落窜出,从四面八方包围过来,且无孔不入。回母亲家的路在寒冷中也显的格外遥远,咯吱咯吱的脚踏车呼出一串喘息,和着我的喘息。白色的哈气从嘴里冒出,在睫毛和眉毛上结成一层细薄的水珠。这是北方的十一月,已经是寒入三尺。
  母亲家的院子我常把它称为老屋,在乡下,清一色的砖土房,清一色的院墙,标志着家家户户之间的间隔。进的院来,发现父母不顾寒冷,正忙呼着什么,一身尘土,从花白的发间依稀能看的到隐约的汗珠。父亲有些兴奋,告诉我,“南边的老墙有些已经坍塌,这不,正和你母亲找来些砖头把它填起”。抬头望去,那椟老墙已经豁豁垭垭地着上了新装,暗红色的砖块衬着褐黄的泥土,显得很不协调。母亲停下手里的活,眯起昏花的老眼,象是对我说,似乎又是自言自语,“当初起这堵墙,用的全是咱自家院里的土,浅层沙子太多,一拆堵板,部分就会塌落,只好往下挖,挖出更深处的黏土,一锹一锹,才打出了这么坚固的墙”,掐指算来,已有三十几年的历史,我心里暗想。母亲用手指了指一片躺着残菜梗的空地,“那掘土的坑大概就在这,挺深,家刚搬来时你小弟不满一岁,一个人坐在小木车里,咿咿呀呀学说话,院子里空落落的,没有树,只有风。就在我回屋忙完转出,就不见了你小弟,急的我四下寻找,发现他咿咿呀呀的说话声从坑里传出,跑上前一看,他象只泥猴,正趴在坑底拍土玩”。其实,这个故事母亲讲过几百遍了,熟悉的我能倒背如流,后来母亲还专门观察过小弟如何自己爬下小木车,如何爬下坑底,但母亲忘记了。她依旧沉静在自己的回忆中,喃喃自语。我没有打断母亲的叙述,因为我懂,懂她的思念。小弟离开家的年头已久,十五岁起,从他走出村头那刻,旧时的风,旧时的雨,已经幻化成久远的回忆,我能想象的出城市的人流是如何一点点淹没他熟悉的身影,他又是如何把自己溶进城市的缩影,乡村的记忆,那堵老墙的故事,终将成为一张黑白底片,沉在岁月的底部,也许在某个夜深人静的时刻,它才会浮出水面,一寸寸地被泪光打湿。
  老墙在家里承载着不可轻视的功能,它是一道防护线,任何闲杂人等不能随意入内,“我的地盘我做主,”即使它一言不发,沉默的力量胜过千军万马,这是在大人眼里 。孩童时,老墙脚下却是一处好玩的去处,父亲种在墙边的树已经长大,微风吹过,哗哗地响起阵阵涛声。有时,我会逃避午睡,老墙脚下的树荫,是我独处的精彩。墙根下总有成群的蚂蚁来去匆匆,看腻了,就会有新的花招,谁尝过蚂蚁的滋味?我悄悄试过,告诉你,是酸的,捉一只,专咬它的肚子,酸酸的,有些怪味。一般人我不告诉他。恩 别说地球人都知道,这绝对不是从书上看来的,在当时,我找不到能够阅读的课外书。还有土蜂,它不是蜜蜂,在墙里做窝、产卵,老墙上有很多很多的小空,独门独户,大多是这种土蜂的家,我很想观察的更仔细,但又怕了它的厉害,那尖尖的刺扎进肉里,是很疼很疼的。最最可怕的是一种全身黑亮的大蜂和细腰的马蜂,它们象来天不怕地不怕,一般都是我躲着蜂跑,后来发现,它们的攻击性是很小的,只是从一朵花飞向另一朵花,嗡嗡地叫个不停,大朵的南瓜花是蜂们的最爱,我闻了闻,花蕊里有甜丝丝的气息,迎面扑来,估计这是花朵引诱蜂儿的秘方。在记忆里,孩时的阳光总是好的无法比拟,风软软的掠过肌肤,夹杂着太阳的味道,是麦香,是泥土的清香,还有玉米抽穗的甜香,我习惯了用鼻子去捕捉空气中的气息,在老墙脚下,我努力地成长着,跟着拔节的麦穗,跟着疯长的情绪,我看到少年的我,一个瘦小的影,从回忆里慢慢步出。
  老墙外是田野。只要翻过墙或坐在墙头上,你就能感受到风、阳光和色彩的混合,麦浪,这个词汇一直保存在我的脑海里。起伏,是的,在这里只有起伏这个比喻做恰当,一层层的麦浪起伏在田野,绿色的海水,又象一条条绿丝带,在大地上随风飘舞,在大海上随浪翻滚,我吃惊于自然的画板,是如何调染出如此精彩的画面,又感叹于自己的渺小,不能让时间定格于此,让记忆长留,这些美的瞬间,是何等的让人陶醉。在一层层的麦浪与天空之间,有成群的鸟儿飞过,唧唧喳喳,吵嚷个不停,田野旁的树枝是它们的落脚处,落下时惊起一阵风,飞走时,依旧是一阵风。我最常见的是雀,也叫麻雀,褐色的背,很小巧,只觉得盈盈一握,即入掌心。麻雀一年四季都在北方,它从不会因为季节的变化而影响自己的生活,冬天雪地里,依旧可以看到它的身影,红色的小脚,轻轻地,在雪地里留下一双小小的“丫”印,看罢,让人不免有些心疼。她的小名也叫雀,唧唧喳喳,就象一只小麻雀。上学时,老师常批评她“屁股底下有根刺”,课堂上,她不是去和左边的同学说句话,就是要去逗逗右边的同学,要么去揪揪前排男生的头发,终了,她是老师眼里的一根丁,谁见谁头痛。其实我也是讨厌她的,一直觉得只要老师不喜欢的孩子定是坏孩子,私下里和她几乎没有任何交情。放学回家,一路都是她的声音,我真不知道她的快乐怎么来的这样容易,这个疑问留在我心里,成为永远的一个迷,甚至无解。
  雀的家住村西头,离我家有十几分钟的路程。这是一个春天的夜晚,干燥清冷,瑟瑟的风卷起尘土,飘在半空中,不知什么原因,整个村子停电。夜半,熟睡中的我们被父母起床声惊醒,父亲说窗外可以看到火光,照亮了半个天际。父母相继出门,我们没有等到父母回来,便再次沉入梦乡。凌晨,回到家的父母很疲惫,原来他们去了出事地点-------雀家,和乡亲们救了一夜大火。雀没有逃出来。事发的原由是雀的父亲夜里起床时,不小心打翻了装有汽油的瓶子,手里的煤油灯的火光引起了火灾,村里没有井,找不到救命的水,邻居们端来了家里水缸里的水,杯水车薪,眼睁睁看着大火吞没了雀的家和雀,我不知道那么好动的雀为何不跳起来快跑,她是不是沉在梦里的快乐中不愿醒来?很多来不及,都成了今后的悔,我想她一定是笑着离开,走进天堂,那里一定有鸟的世界,从此,她可以尽情地欢乐歌唱。天空依旧是蓝色的,而麻雀越来越少,少的有些可怜,人为的大量喷洒农药,让这些小生灵也遭受了迫害,我不知道它们的家现在何处,漂泊在何方,还有雀,她的天堂也是冬天了么?
  回忆是一种重复记忆。我能在记忆里嗅到成长时的气息,醉人的泥土气息,它从乡村的拐角出发,在我生命的每个路口都播下回忆的种子,并封存在案,只要轻轻的一声***,它就会扎根发芽,茁壮成长。我常想,它们不是碎片,是联系我血脉的纽带,是组成我生命的微分子,时刻都与我的心跳同在。泥土、村落、老墙,这些沉甸甸的字句,就象一拨又一拨的风,吹黄了一茬茬庄稼,吹邹了父辈的肌肤,吹老了人间岁月,而沉积的却是永久的记忆,一如坚实的沙砾,只要一闭眼,就会触动心底最深情的一滴泪。
  
  
  
  
avatar
思雨

帖子数 : 30
积分 : 46
注册日期 : 13-03-11

查阅用户资料

返回页首 向下

回复: 老墙(原创)

帖子 由 寒剑 于 周二 三月 12, 2013 8:23 am

渗在泥土里的,是一种挥之不去的情节,朴素,深沉。赞~

_________________
气寒西北何人剑〜
avatar
寒剑

帖子数 : 50
积分 : 436
注册日期 : 13-02-19

查阅用户资料

返回页首 向下

回复: 老墙(原创)

帖子 由 思雨 于 周四 三月 14, 2013 12:39 am

寒剑 写道::渗在泥土里的,是一种挥之不去的情节,朴素,深沉。赞~

谢老师。
avatar
思雨

帖子数 : 30
积分 : 46
注册日期 : 13-03-11

查阅用户资料

返回页首 向下

返回页首


 
您在这个论坛的权限:
不能在这个论坛回复主题